二河白道

天之弱

正义究竟为何物,我一直都想弄清楚。

渐渐发现自己开始可以接受一切,容忍一切,说好听些,理解并同情一切。无论是所谓“普世价值观”下多罪恶的事情,我也能在经过长时间的自我说服后劝告自己:其情有可原。或许是由于我已渐渐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善良,我已不再是那个为忠臣之死而放声大哭之人了。不再有理想,不再有底线。发现在无尽的欲望面前,我什么都无法拒绝。一步步向灰色走去。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许多人在进入泥沼前热血激荡,却慢慢被消磨棱角——是因为明白了自己的平凡。原来所谓尊严,信仰都是人造的谎言,它们的存在仅仅是让人在步入黑暗前不那么绝望,到时候就能稍微体面一些,接受这一切的崩塌。

然而总有同行者。

他们的光芒如此刺眼,让我甚至想跪下朝拜。他们让一切不再理所应当,堂堂正正,仍能走过这一遭。

我做不到。我必须承认,我做不到。

我没有尊严,没有勇气,不敢去冒险。

永远只能仰望他们,

然后做一个“和善”的人。

评论